当前位置:资讯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百年福特的严峻时刻

2020-02-13 09:27 评0 0

福特汽车的“接班人”之争已经结束。

2020年2月5日,福特公司宣布57岁的吉姆·法利(Jim Farley),成为该公司COO,掌管所有汽车业务。他的竞争者,53岁的韩瑞麒(Joe Hinrichs),原负责汽车业务的总裁,则黯然离开,为法利的大展宏图让出道路。

至于现任福特汽车CEO韩铠特(Jim Hackett),《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在相关文章中指出,他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多。

不仅仅是韩铠特,福特汽车,作为现代汽车工业的缔造者,年营收高达1600亿美元的巨无霸,在汽车产业所面临着的百年一遇的颠覆性变革中,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福特的危机,来自于他的模仿者——特斯拉。

此刻,埃隆·马斯克在特斯拉这家公司中推行的大多数玩法,都是亨利·福特在一百年以前玩过的。

这些举措包括先推出性能车打品牌,再推出“平民车型”,爆品策略,最大程度的垂直整合,甚至包括汽车产品的命名。

但是,强悍如马斯克,恐怕都很难达到像亨利·福特曾经达到的高度,一个人和一家企业,对世界能够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美国学者、作家麦克·哈特(Michael H.Hart)在他的著作《影响人类历史进程的100名人排行榜》中,赫然将亨利·福特列入其中,是唯一上榜的企业家。

1903年,亨利·福特成功地说服了12名亲朋好友,筹集到了2.8万美元,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创业,这就是后来的福特汽车公司。

同年7月23日,福特Model A投放市场。

这款“性能卓著”的车型,拥有8匹马力的动力,3速手动变速箱,极速达45mph,“仅仅”用时39.4s,就能够跑完1英里的里程。风驰电掣般的速度令当时的一位赛车手兴奋不已,带着这款车巡游美国,并形成了巨大的口碑效应。

截止1904年,Model A总共卖出了1750辆。

亨利·福特第三次创业终于获得成功,该公司第一年就实现盈利,赚了3.7万美元。

在1903年到1908年之间,福特汽车的工程师们,还推出了Model B、Model C、Model F、Model K、Model N、Model R、Model S。这里面,我们可以嗅到特斯拉浓浓的模仿味道。

但是,福特汽车公司下一款车型,就是Model T。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款面向大众市场的机动车。在此之前,汽车的售价在4000美元以上,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能力购买,福特Model T的定价为825美元。

对于亨利·福特而言,打造Model T的愿景是:“将世界装在轮子之上”。

有一个关键的数据是,在1908年的时候,整个美国只有1.8万英里长的公路。在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清晰的结论,正式因为汽车产业的发展,才会拥有道路,才会拥有了庞大的交通运输产业。

福特Model T的定价策略大获成功。这款车型,在它的整个生命周期里,总共售出了1500万辆。

在20世纪的20年代初期,福特Model T在全球汽车市场的占有率,超过了50%。

在整个汽车工业史,相信这样的奇迹也不会再发生了:即一个汽车制造商,只依靠一款车型,销量占到全球市场的份额超过50%。

福特Model T的大规模量产,所带来的成果是,形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汽车产业,庞大的供应链体系,燃油供给体系,维修保养体系。

此外,还有帮助形成了庞大的现代交通体系。

因为有了庞大的汽车保有量,公路才开始不断地被建造出来。比如,著名的美国66号公路,就是从1926年开始在原有马路的基础上修建起来的。 

中国的“基建狂魔”们,为这个国家修建了世界上最令人震惊的现代化高速公路网络,为中国的现代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在这里,不要忘了中国汽车工业的贡献。如果没有从2003年起,中国汽车工业的跨越式发展,汽车开始走进中国的千家万户,大规模的高速公路建设的投资,是不可能收回成本的。

这也许是“一带一路”向外推进的时候,在中国获得巨大成功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的模式,难以对外复制的重大原因。

为了降低Model T的生产成本,亨利·福特的公司无时不刻地在研究提升生产效率和削减成本的方式。

以活塞杆组装为例,按照老式的方法,28个人每天装配175只——每只3分5秒;工头用秒表分析动作之后,发现有一半时间用于来回走动,每个人要作6个动作,于是他改造了流程,把工人分成三组——再也不需要来回走动了,凳子上装了滑轮传动——现在7个人就能每天装配2600只。

在这里,也许很多人会想起丰田生产方式中最重要的理念——KAIzen,即持续改进的理念,是不是非常熟悉?

福特汽车在生产制造上的持续迭代,在1913年终于结出了硕果:现代工业史上最重要的生产方式——流水线生产,出现在了福特底特律的Piquette汽车制造工厂。

这种生产方式,最核心的理念是,将产品的制造分解成若干个不同的制造工序,每个工序的操作尽量简洁和高效,且操作所需的时间基本是一致的,这些工序被按照顺序分布在一条流水线上,传送带拖动一个产品,按照相同的节拍,从流水线上的头部开始传输,当它离开流水线时,意味着一辆汽车驶下了生产线。

这种朴素而又伟大的生产方式,包含了生产率提升中非常重要的两个核心要素:专业分工和自动化。

因为流水线生产方式的引入,使得福特Model T的制造时间,从12.5小时降低到了1.5小时。

对于汽车工业而言,制造,在竞争中具有极端重要的决定性影响因素。

原因在于,汽车是一个对成本极度敏感的产品,高效的制造意味着更强的成本竞争力。

福特Model T的成功,正是得益于该公司强大的工业制造能力。

这也是后来丰田的精益生产方式、大众的模块化生产的思想源头。

这也是为何,埃隆·马斯克如此念念不忘他的超级工厂——无畏舰。马斯克一度声称,特斯拉在制造上的研发投入,并不比产品研发费用低。

亨利·福特的流水线生产方式,被复制到了现代工业制造的所有行业。

福特还为中产阶级的形成,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1914年1月5日,亨利·福特宣布在该公司推出了“$5 Day”政策,即工人们每天工作的最低工资,不低于5美元。当时,福特公司有5.2万名工人,每人的工资翻了2倍多。

同时,将工人每天的工作时间,从原来的9小时降低到8小时。此外,每周的工作时间,从7天减少到5天。

直到1937年,通用汽车才在工会极其惨烈的罢工运动中被迫妥协,与工会签订协议,承诺最低5美元的日薪标准。

这个消息一出来,该公司的招工办公室,立刻被上万名求职者包围。

福特汽车5美元的最低工资制度,降低工作时间,使得美国开始形成真正意义上的中产阶段。

在1914年,在绝大多数美国工厂,劳资冲突极端严重,工厂老板们通常拥有私人武装,并在工厂的制高点架起机关枪以“维持秩序”。

亨利·福特在那个时代,就实施了通过提高员工待遇,以提高其工作积极性、归属感,降低员工的流动性,降低招聘和培训成本的措施,无疑是极具先见之明的。

对于提高员工的待遇的举措,亨利·福特还有另外一个朴素而又划时代的想法,即只有这些工人们的收入提高了,他们才有能力消费和购买福特的汽车。

这是在1914年,可惜的是,彼时大多数美国的资本家没有这样的理念,他们一面极其严酷地压榨工人以提升生产效率,另一方面拼命地剥削劳工,攫取更多的剩余价值。

这样的结果是,生产率不断地提升而消费能力严重不足。

资本家的贪婪,终于在1929年引发了美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大萧条”。

2020年的今天,我们似乎再次嗅到了这样的气息,福布斯实时财富排行榜上,富豪们的身家已经超过了1000亿美元。

AI技术、自动化技术,让那些掌握数据、掌握资本的人,拥有了更大的权力,数据这种资源拥有可怕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

与此同时,自动化的发展,让更多的生产不再需要工人。

美国的底特律、匹兹堡等这些传统的中西部地区,正在成为“铁锈地带”,他们的收入水平,不是在增加而是在降低,分配不均、需求不足的问题,正变得日益尖锐。

于是,特朗普主义抬头,于是,英国脱欧了。在这个世界,“左派”的崛起并不是偶然。

对于那时候的美国而言,形成一个中产阶级,让社会成为一种“橄榄型”的结构,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亨利·福特和他的福特汽车公司,为此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1917年,福特胭脂河工厂(River Rouge Complex)开始奠基,这是人类历史第一个庞大的纵向一体化的“乌托邦”试验。

亨利·福特的梦想是,在这个地方,进来的是铁矿石、橡胶、塑料、玻璃等原材料,离开的时候,是一辆汽车。

为此,在这个面积达1.2万亩的巨型工业区内,伫立着码头、大型炼钢厂、大型发电厂、玻璃制造厂、轮胎制造厂……总而言之,这里能够生产Model T所需的一切零部件。

在1929年,这个工厂的工人数量高达10.3万人,里面有医院、警察局、学校……俨然是一个独立王国。

为了支持轮胎厂的运转,亨利福特甚至于在1920年代,在巴西买了大量的土地以种植橡胶。

从1920年开始,福特Model T的售价再度大幅下降。

然而,对于所有的纵向一体化而言,在开始阶段,没有中间商赚差价,尤其是产业发展初期,专业化分工尚未形成的时候,对于提升效率是大有裨益的。但是,一旦整个产业链条起来之后,纵向一体化的效率反而不如专业分工来得高。

20世纪40年代末期,福特汽车卖出了巴西的橡胶种植产业,亏损严重。

在亨利·福特的年代,在声望上能够与他比肩的,只有“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安德鲁·卡耐基、“金融大王”摩根。

《财富》杂志称其为“20世纪最伟大的企业家”;《福布斯》的“有史以来最有影响力的20位企业家”排名中,他的名字列在榜首。

1947年,“汽车大王”亨利·福特去世,全美国的汽车生产线停工1分钟,以纪念这位“汽车界的哥白尼”。

1945年之后,亨利·福特的孙子亨利·福特二世执掌福特汽车,在管理上,引入了著名的“蓝血十杰”,采用了现代化管理方式,来改造福特汽车,引领这家企业再次走向辉煌,直到20世纪70年代末期。

福特汽车彼时的管理变革,普遍被认为是美国现代管理制度的开始。

进入21世纪的20年代,拥有辉煌历史的福特汽车陷入了麻烦。

美国时间2020年2月4日,这家公司发表了2019年的财务数据,结果令人失望。

在2019年,福特销售汽车538.6万辆,去年同期为598.2万辆,全球市占率从6.3%跌倒了6%。在营收方面,过去一年,福特汽车的营业额为1559亿美元,北美市场的营收达980.5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663.3亿美元,北美市场营收到966.2亿美元。在利润方面,2019年,福特汽车的净利润仅为47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36.77亿美元。

股票的表现也令人失望。

截止目前时间2020年2月7日,福特汽车的股价仅为8.11美元,总市值为321.56亿美元。请注意,此刻,福特汽车的每股净资产为8.13美元,这就意味着福特公司现在清算,股东们拿到的现金价值,也许比股票价值还多一些。

这表明了投资人对福特汽车前景的极度不看好。

与此形成鲜明的对比,“小弟弟”特斯拉的股票,在经过几轮疯狂的上涨之后,2020年2月7日的价格为748.07美元,总市值达1348.36亿美元。同城“劲敌”通用汽车的市值,也达到了480.57亿美元。

比尔·福特三世,有理由对此感到失望。

2013年,在艾伦·穆拉利时代的最后一年,走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福特汽车,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息。营业额为1469亿美元,净利润为71.8亿美元

2014年7月1日,马克·菲尔兹出任福特汽车CEO,这家公司的股价,几乎是一路跌到了现在。

在那个7月份,福特汽车股价达到了最高的13.48美元,现在,则是8.11亿美元。

当然了,马克·菲尔兹于2017年5月1日被赶走,韩铠特接任时,福特汽车的股价为9.74美元。2016年的营收为1518亿美元,净利润为45.96美元。

在过去的6年,福特汽车业务的无论是市场份额、利润率,还是净利润,都在呈现出下挫的态势。

2019年,该公司汽车业务的运营利润率已经低至3.4%。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数据。通常情况下,汽车制造商希望这个数据能够达到8%。

毫无疑问,在马克·菲尔兹与韩铠特的任期之内,福特汽车公司的状况令人失望,或者说极度令人失望。

在这六年中,福特汽车在业务上的打击包括:

1.在中国市场遭受毁灭性的失败。2016年,福特在中国市场总共卖出了127万辆汽车,2019年,这个数据仅为56.8万辆(包含台湾)。

其主力合资企业,长安福特的销量,从2016年的95.8万辆下跌到了2019年的18.4万辆。如此幅度的销量下滑,不仅让福特在华业务陷入巨亏,也使得上游的供应链和下游的经销商遭受重创。

事实上,福特欧洲市场也需要“止血”。

在关闭了6个工厂和让1.2万人突然失去工作之后,该公司2019年在欧洲的汽车业务依然亏损了4700万美元。

这使得福特汽车业务,对北美市场的依赖越来越重,已经到了不容有失的地步。

2.在产品组合上,遭受重创。

在北美,福特已经彻底退出了轿车市场的竞争,将这个市场拱手让给了德国和日本的汽车制造商。

当然了,在大众市场,福特的轿车根本无力与丰田的凯美瑞、花冠,本田的雅阁、思域,日产的天籁、轩逸竞争,更别提在豪华车市场,对抗奔驰C级、宝马3系和奥迪A4等强劲的对手。

当北美市场不再研发轿车之后,意味着中国市场、欧洲的轿车,在研发迭代上陷入了巨大的被动。事实上,福特在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研发团队。

如果仅仅靠皮卡和SUV,福特汽车恐怕难以在北美以外的市场获得成功。

3.未来技术布局错失良机。

我们不能指责比尔·福特不重视在科技上的投入,相反,福特是所有传统车企中,对自动驾驶、车联网等领域投入最为激进的车企之一。

在汽车互联网方面的探索,福特汽车的行动可以追述到2008年。彼时,福特与微软合作,基于WinCE系统,为汽车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他们的系统的名称是“Sync Applink”。

这是一个经典的技术路线选择上的惨败。

致命错误包括两个:

其一,Applink这种手机互联的车联网系统,注定是过渡状态和辅助形式。汽车一定会有自己的OS,并和汽车自身深度结合。共享手机的算力和生态,只能是过渡的形态。

其二,在底层操作系统的选择上接连犯错。在开始的时候,他们选择了微软的WinCE,但微软在彼时根本就没有看上汽车市场,和愿意帮助福特打造一个底层的汽车操作系统,微软甚至已经决定,到2021年之前,放弃对WinCE系统的支持和维护。不得已,2014年,福特转而选择当时市占率最高的QNX系统。用QNX打造手机互联的平台是OK的,但完全不能支持形成自有的汽车应用生态。

此时此刻,汽车OS的选择上,Linux和安卓,脱颖而出,福特汽车在这个领域的投资失败,12年的积累,化为乌有。

在自动驾驶方面,福特的遭遇也令人同情。

在2016年之前,福特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远远大于所有的传统车企。在2015年,丰田章男还在与保守人士拍桌子讨论是否做自动驾驶的时候,福特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已经开上了加州的公共道路。

福特是第一家在雪地测试自动驾驶的传统车企,福特是第一家在夜间测试自动驾驶的传统车企,福特是一家在自动驾驶领域进行广泛收购和战略投资的传统车企,包括投资高精地图制造商Voledyn,投资高精地图初创企业Civil Maps,收购计算机视觉初创公司SAIPS……

2016年8月16日,福特对外宣布,将在2021年量产不带方向盘的自动驾驶汽车。

2017年2月10日,福特汽车以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一个创建只有2个月,员工数人的自动驾驶初创公司Argo.ai。这个收购,意味着福特依靠自己原有团队研发自动驾驶的所有行动,以失败告终。

3个月之后,马克·菲尔兹下课。

福特汽车未来技术上更大的失败是,在电动车领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成果。截止目前,还没有推出一个专有平台打造的纯电动产品。

在2019年全球电动车销量排行榜top20中,我们没有发现福特汽车的身影。

在电动化领域的踟蹰不前,让福特汽车在这场智能电动化转型的浪潮中,前途变得黯淡,这是福特汽车股价不振的重要原因。

吉姆·法利的任命,已经刻不容缓。

福特汽车,必须要此时此刻,在组织上,在战略上,在执行上展开大刀阔斧的行动。

一方面,当初的“小弟弟”特斯拉已经坐大,2019年的电动车销量已经飙到了36.77万辆,超越比亚迪成为全球电动车销量冠军,营业额达到了245.78亿美元,现金储备达到了62.68亿美元。

此外,还在保持着高速增长的势头。

另一方面,全球汽车产业向智能电动化转型的趋势已经形成。

从市场方面上看,也许2020年,中国和全球新能源汽车市场,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但2021年这个局面大概率会出现。

对于任何一家传统车企而言,对于这个百年一遇的、耗资巨大的、难度巨大的产业转型,已经别无选择,要么迎头赶上,要么被时代所抛弃,而且需要争分夺秒。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全球宏观经济增长的放缓、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升级、中美贸易摩擦,都在实质性地伤害着全球汽车市场的需求增长,让所有传统车企主营业务遭受衰退所带来的巨大冲击。

山姆大叔的欧洲友商,在2019年,几乎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大刀阔斧的组织重组。

戴姆勒-奔驰集团,在2019年5月22日更换了CEO,功勋经理人蔡澈交出了帅印,奔驰监事会,把这家历史悠久的巨无霸交给了49岁的瑞典人康林松(Ola Kaellenius)。

宝马汽车集团,则在2019年7月18日火线换帅,老好人哈拉尔德·科鲁格提前离职,负责生产的董事齐普策(Oliver Zipse)执掌帅印。

更令人震惊的是,PSA集团与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宣布合并,成本杀手唐唯实(Carlos Tavares)将出任新企业的CEO。

对于此时此刻的福特汽车而言,韩铠特(Jim Hackett)已经蹉跎了太多的岁月,福特汽车需要大刀阔斧地削减成本,他们需要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他们需要在电动化的投入上坚定不移,他们需要在自动驾驶上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需要在车联网系统上有所作为,他们需要快速行动。

福特汽车,需要一个雄心勃勃的业内人士,针对未来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战略,以及符合现实的执行方案,让他们的员工看到希望,并统一在一杆大旗之下,毫无犹豫、无所畏惧地展开行动。

一如赫伯特·迪斯在大众做的那样、丰田章男在丰田做的那样。

吉姆·法利会是正确的人选吗?

1962年出生的吉姆·法利,是不折不扣的底特律人,他的爷爷Emmet Tracy曾为亨利·福特工作,后来成了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和经销商。

这个活了98岁的老头,培育了吉姆·法利自小就拥有了对汽车产品以及经销网络的理解,但直到去世,他都没有看见他的孙子为福特汽车工作。

据底特律自由社报道,吉姆·法利对机器充满热爱,通常情况下,他喜欢在自己的车库里消磨时光,用他的扳手和螺栓鼓捣他那辆经典的福特野马。

在14岁的时候,吉姆·法利就在南加州的一个工厂获得了维修汽车发动机的暑期实习工作。这份工作所获得技能,使得他后来能够用500美元购买了一辆发动机已经报废掉的66年福特野马,并修复了他。

亨利·福特在16岁的时候,能够自己弄出一个发动机。

吉姆·法利绝不会像其他的大企业高管那样,在休闲时光出入游艇俱乐部、嘬一口马提尼酒。他爱赛车,他喜欢在午后2点的雨中,在法国勒芒赛道上飙车的感觉,尤其是把他的1965 GT40的时速拉到320公里每小时。

吉姆·法利的父亲是花旗银行的高管,这使得他出生在阿根廷,而且他的大学和研究生所学居然与汽车和机械没有什么关系。

吉姆·法利先是在乔治敦大学获得经济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学士学位,随后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拿到了MBA学位。

终究,这位底特律的子弟兵并没有偏离他爷爷当初期望的轨道,1990年,UCLA的MBA吉姆·法利没有如亲朋好友所期望,而是加入了正在高速崛起的丰田汽车公司,做战略和产品规划工作。

在丰田的17年时间里,法利工作起来就像一个上了发条的钟,不知停歇,他有着极佳的职业道德,对自己的要求极其严苛,同时又严苛地要求他的员工。因此,他饱受日本人的尊重和信任。曾出任过丰田主管全球市场的副总裁,后来又是雷克萨斯业务的副总裁和总经理。毫无疑问,吉姆·法利是前途无限的明星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艾伦·穆拉利出任福特汽车的CEO,他亟需搭建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团队,45岁的法利进入了穆拉利的视线。

底特律的子弟兵终于回到了到家乡的公司,他的母亲和妻子为此而欢欣鼓舞。

穆拉利为他特设了一个工作岗位,负责福特全球市场的副总裁,并负责加拿大、墨西哥和南美的业务。

然后是一路升迁,2010年,出任执行副总裁,负责福特全球的市场、销售和服务,并出任过林肯品牌的全球总裁。2015年-2017年任福特欧洲业务总裁,并成功扭亏,并创下了利润的记录。

从欧洲返回美国之后,吉姆·法利再度执掌福特全球市场业务(销售和市场),韩瑞麒执掌福特全球运营业务(研发、制造和采购),Marcy Klevorn负责包括移动出行的新兴业务。福特汽车进入“三足鼎立”时代。

2019年4月10日,Marcy Klevorn退出了竞争,福特汽车的未来CEO之争只剩下了吉姆·法利和韩瑞麒,最新的分工是韩瑞麒负责整体的汽车业务,吉姆·法利负责创新业务、战略、信息化。

汽车产业风云变幻,韩瑞麒在传统业务的运营中没能取得成功,吉姆·法利则在创新业务中,给人带来了希望。

也许对于韩瑞麒而言,看起来不太公平,给他证明的时间太少了,但韩铠特和福特没有那么多时间了。2020年2月5日,定胜负的时间到了,吉姆·法利胜出,韩瑞麒出局。

据福特汽车自动驾驶业务负责人Sherif S. Marakby说,吉姆·法利是一个精力极度旺盛的人,非常犀利和直言不讳,在长篇累牍的PPT中,他总能一下子找到最关键的那一页,他总是疯狂的追求结果和产出。他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执行官,他是一个启发型的领导,他会推动你、促使你思考。规划未来,尤其是绝大多数人都不确定的未来,是吉姆·法利尤其擅长的。

通常意义上而言,COO会成为福特汽车的CEO。

此时此刻,对于吉姆·法利而言,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福特汽车必须要做出改变。

当然了,经历百年风雨的福特汽车手里依然有可出之牌。

Sherif Marakby曾经率领的爱迪生团队,一支专门为打造电动车专属平台而组建的队伍,正在开花结果。他们的第一款作品,就是福特野马Mach-E。

与此同时,福特汽车的手里,依然拥有一支强大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Argo.ai,关键关键的是,大众汽车集团也加入了这个队伍,双方共摊成本、共同研发自动驾驶技术。这使得Argo.ai,有望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具有竞争力的由传统车企主导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

福特的北美市场依然稳固,F150皮卡一直以来是美国最畅销的车型,为这个公司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利润。

至于特斯拉的Cybertruck,这家公司斥资5亿美元投资了初创企业Rivian,这将会成为狙击特斯拉在先头部队。

此外,福特的林肯已经宣布了将基于Rivian的灵活性滑板纯电动平台,打造纯电动SUV和皮卡产品。

与大众结盟之后,福特皮卡、厢式车的研发费用还将会大幅度降低,有望改善在欧洲的亏损局面。此外,与大众MEB平台的合作,也可望使得福特在欧洲的电动车市场获得成功。

 对于福特而言,唯一的遗憾是,投入巨资的车联网系统以惨败收场,但他们必须在这个领域获得成功,已经到了是时候做出他们自己选择的时刻了。

此外,福特汽车必须要在中国市场获得成功。

任何一家在中国市场失败的车企,都很难在接下来的时代独自存活。

网友评论
请登陆后评论!立即登陆
暂无评论,诚邀您的点评!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

联系邮箱:news@gongkongjia.com
  • 1.凡本网注明"来源:工控家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工控家网站,转载请必须注明工控家网,并链接来源网址,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2.凡注明稿件来源或作者的,均为网友投稿形式,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本网将进行人工审核排版布局及明显错误及违规内容,但不能保证文章内图片、视频、音频等多媒体内容的著作权及版权归属问题,以及文章内容准确性和完整性,需浏览者仔细甄别真伪,本站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
  • 3.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4.如涉及作品(含图片、视频、音频等多媒体内容及文章本体)著作权及版权归属或侵权问题,请点击右侧红色“信息举报”进行举报反馈,我们将及时为您处理,同时您还可以通过邮件形式反馈(E-mail:help@gongkongjia.com),我们将在处理完毕后及时邮件回复反馈结果。点击【信息举报】
产品更新列表企业名录品牌更新列表工控资讯更新下载资料更新技术文摘更新百科更新列表今日更新热词搜索网站地图移动版工控家